“真是看不下去了,就欺负我们这些一个人来洗衣服的人……”
    “就是,走走走,咱们赶紧走……”
    ……
    一群妇人端着盆就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华浅这才后知后觉的有些尴尬。
    抱歉的笑了笑,转头目送着那群人离开时,华浅身子突然一僵。
    华戎舟飞快的察觉到了,顺着华浅的目光,他看到了河流斜对面……有一个他们都熟悉的身影。
    华戎舟垂下来头,片刻后开始收拾了身边的衣物,然后华戎舟半蹲下来,撩起自己衣服下摆,伸手将华浅还泡在水里的双脚捞了上来,擦干净后给她穿上鞋子。
    华浅回头看着他,目光有些茫然,只见他拿起洗衣盆说道:“衣服洗完了,我先回去挂起来晾晒……”
    然后伸手拿走了华浅怀里的樱桃筐,又说:“你等下……记得回来……”
    华戎舟转身离开后,华浅这才反应过来,又看向那个方向,那个人影还在。
    仲溪午已经站了有小半个时辰,可能是华浅过的真的□□逸了,他看了这么久华浅都不曾察觉,之前在京城里他不过是看了她两眼,就差点被她发现。
    果然……这里的生活才是她想要的,所以她才能由之前的聪慧灵敏变得如今慵懒迟钝,看着似乎还……吃胖不少……
    华浅抬步向他走了过来,走了一座桥,跨过一条河。
    “国不可一日无君,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走到面前后,仲溪午才发现方才还淳朴的像个乡村姑娘的华浅,一瞬间又变成了那个相府千金。他心里发苦,嘴上却笑着说:“可是君王也会生病。”
    华浅一愣,才反应过来他是称病罢朝才偷偷来了这里,可真是……胡闹。
    两人面对面站了很久,似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又似乎没什么话可说了。
    眼见着华浅的还是目含警惕,仲溪午慢慢的将发抖的手背到身后,站直了脊背开口:“华相还活着。”
    华浅的眼睛蓦然睁大,面容呆了许久才反应过来,这皇家的套路还真是一模一样。
    一霎那华浅明白了仲溪午此次来的目的,因为华相“死”了,她就彻底自由了。
    华浅低头轻笑了起来,笑得仿佛方才对岸那个抱着筐吃樱桃的傻姑娘。
    “谢谢。”
    仲溪午感觉眼眶发热,那些困扰他几年的心绪,也消失了个干净。
    她相信他,问都不问就相信了他。
    华浅回到庭院时,里面一片寂静。
    看到还堆在盆里的衣服,华浅心里不由得好笑,正欲进屋,却看到树上落下一人,正是华戎舟。
    “好好的上树做什么?”华浅皱眉。
    “站的高,就看的远了。”华戎舟向来淡漠的棕色眼眸显得流光溢彩起来,似乎从未见他这么开心过。
    华浅心头一热,勾唇说道:“赶紧晾衣服去,我去……煮碗面。”
    华戎舟收拾好了之后,看到华浅提着一个密封好的食盒,她说:“他应该还没有走远,你把这个……谢礼给他。”
    华戎舟点头接过去正准备走,却听到华浅的声音响起,带着让人不忍离开的眷恋:“早去早回。”
    “……好。”华戎舟哑着嗓子开口。
    多少年了,都不曾有人说过等他回来。
    如同是点燃的窜天猴,华戎舟只用半刻钟就赶上了仲溪午一行人。
    仲溪午皱眉还未开口,就看到华戎舟在地上放了一个食盒,然后丢下一句话就没了人影。
    “给你的,谢礼,她说的。”
    仲溪午揭开盖子,是还冒着热气的一碗面,薄弱的热气却轻易的熏红了他的眼眶。
    只是最终他还是盖上了盖子,然后起身上马离开。
    随行的林江想,那碗面肯定很好吃,不然主子怎么会没有吃就红了眼呢?
    马蹄声扬起,片刻后这里就恢复了安静,仿佛没有人来过,只留下空中飞扬的尘土,和地上半旧的食盒。
    --

章节目录

洗铅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七月荔枝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月荔枝湾并收藏洗铅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