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晋国接生婆喜笑颜开道:“是个皇子!”
    沈楚楚虚弱的扯了扯嘴角,总算生完了。
    “还,还有一个……”
    听到这话,她两眼一翻,险些当场晕厥过去。
    好在第二胎出来的快,没让她承受太大痛苦。
    凉国接生婆笑的合不拢嘴:“公主,是公主!”
    司马致一个大男人,竟当场痛哭流涕起来:“不生了,以后再也不生了。”
    沈楚楚:“……”
    搞得好像他生过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羊肠小路上,一辆马车缓缓驶动,车厢内坐着两个蒙着面纱的高挑女子。
    其中高高瘦瘦的女子,嗓音淡淡道:“为什么出来了还要穿女装?”
    另一个略矮一些的,吊儿郎当的翘着腿:“你觉得被卖进青楼好,还是勾栏院好?”
    “为什么一定要被卖进去?”
    “我和你长什么样,心里没数?”
    空气凝固了一瞬,那矮个的从衣袖中掏出一只瓷瓶:“喏,这是无情蛊,保管你一瓶下去,什么爱恨情仇都忘得干干净净。”
    见身旁的人不接,他不耐烦的将瓷瓶扔在了软垫上:“姬钰,过了这村儿没这店,你不吃以后也别吃!”
    清风吹起抚柳,细碎的金芒被分割成碎片,透过芊肢摇摆的枝枝柳叶,温吞的洒在他的脸上。
    姬钰缓缓抬手,将软垫上的瓷瓶拾起。
    他削瘦的手指叩在瓷瓶上,耳畔边隐隐又想起妲殊的碎碎念。
    “姬钰,别犹豫了,你吃了无情蛊,对谁都好。”
    好像很久,没有听过别人喊他姬钰了。
    他很不喜欢这个名字,姬钰,亦是觊觎。
    夫子告诉他,觊觎是指渴望得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从一出生便注定,他此生只能觊觎一切美好,爱而不得。
    他一直都很讨厌这个名字,直到八年那年,他遇到了四岁的沈楚楚。
    她问起他的名字,他怯懦了许久,才小声回答道:“……姬钰。”
    即便她还小,不懂觊觎是什么意思,他也觉得十分羞愧。
    她不假思索的咬了咬手指:“鲫鱼?鲫鱼可以红烧,可以清蒸,还可以糖醋……”
    在他呆滞的目光中,她给他列举了整整三十种鲫鱼的做法。
    说道最后,她嘴角流下一行晶莹的口水:“鲫鱼好好吃,楚楚最喜欢鲫鱼啦。”
    他的唇瓣颤了颤:“真的吗?”
    她认真的点点头:“长苏哥哥的名字,楚楚喜欢。”
    在后来的漫长岁月里,只要一想起那奶声奶气的‘楚楚喜欢’,他便觉得自己饱受折磨的人生,似乎也变得十分有意义。
    最起码,楚楚喜欢,不是吗?
    “姬钰,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妲殊瞪了他一眼。
    姬钰垂下眸子,慢吞吞的将瓷瓶打开。
    妲殊满意的笑道:“这就对了……”
    他的话还未说完,笑容便僵在了脸上。
    只见姬钰不紧不慢的抬起手,将瓷瓶里的药丸扔出了车窗外。
    妲殊扒着车窗,眼睁睁的看着那颗药丸被车轮子碾压进泥土中:“你干什么?我花了半个月才炼制好的!”
    姬钰没有说话,他望着车窗外明媚的阳光,眼前仿佛又浮现出她稚嫩的笑脸。
    是了,不管是美好的,亦或是痛苦的,都会珍藏在他心底。
    他会带着那些珍贵的回忆,一如她幼时期盼的那样,自由随心的活下去。
    *
    到这里,全文就正式完结了。
    很感谢一路陪伴至此的小可爱们,甜菜会努力以更好的作品与小可爱们再次相见~抱住小可爱们亲一口~
    --

章节目录

贵妃只想做咸鱼[穿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甜心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心菜并收藏贵妃只想做咸鱼[穿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