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优美的肩线。
    她深呼一口气,在他耳边轻声说:“你要不要做点什么……”
    极为暧。昧的氛围,又暧。昧的话在夜晚弥漫开。
    他喉头发干,有点渴,他舔了舔唇意味深长的说:“你想做什么?”
    他的嘴唇颜色很浅,却水润润,看起来很好亲。向星用食指指肚轻轻蹭着,笑着说:“干点坏事吗?”
    他睫毛轻颤,抱着她腰的手不自觉加重了力度:“不行,你还小。”
    向星讶然的低头看了看,她穿的是件宽松的吊带裙,确实看着不明显。
    她勒了勒胸线,骄傲又不要脸的说:“我觉得还行啊,也不小。”
    说完,她俯身舔了舔他的耳尖,把头埋在他的颈肩等他回应。
    他身体有些僵硬,呼吸渐重,喷在她雪白的脖颈,像是燃了一把火,他极力克制自己:“你喝多了。”
    向星一双水润的眼眸亮晶晶的闪了闪:“我没喝多,我是酒壮怂人胆。”
    他的体温极烫,隔着轻薄的裙子传到她的身上,她能感受到他异常的体温。
    夏淮喉结滚动,没吭声。
    向星把头靠在他肩上,伸手摸了摸他的喉结,之后觉得不过瘾直接一口咬了上去。
    他身体一颤,拉住她的胳膊往旁边一带,直接压在沙发上,一双桃花眼在夜色的灯光中带着妖冶的蛊惑。
    他哑着嗓子:“我说了很多次,别总招惹我。”
    她笑的身子颤起来,搂住他的脖子:“我会对你负责的。”
    小丫头总是干一些莫名其妙的事。
    他伸手捏了一把她的腰,眸子晦暗莫深:“你别总抢我的话。”
    她委屈巴巴的说:“那你又不主动,只能我来了。”
    “……”
    向星搂着他,眼神有些迷离:“我有点不真实,没有安全感。”
    理智在这一刻断了线。
    一直是她追着他跑,是她说喜欢他,是她打着包票说会一直与他在一起,会活的比他更久,也是她给了他足够的安全感。
    可是他好像,并没有回应同样的爱。
    他不善表达,一直以为她好的名义劝她好好学习,她以为她会懂。
    但她依然会害怕,像虚浮空中,没有真实感。
    他鼻头一酸,低头开始吻她,不自觉加重了力道,动作粗鲁,带着难以忍受的克制,唇齿交缠间夹杂着淡淡的酒气。
    向星仰头承受他的吻,意乱情迷。
    她听到他在她耳边一声声的哑声唤:“向星”
    “我在。”
    “我爱你。”他的声音夹杂着粗重的喘息。
    她的身体也软了下来,后背虚浮着靠在他身上,回应他:“我也爱你。”
    漫无边际的夜里,所有的感官被放大,缱绻又绵长,亲密又旖旎。
    _
    九月初,A美的校园与一年前并无两样,人却换新了一代。
    校园里面拉着迎新的横幅,有学长学姐直接在校门口指路 。
    校门口,夏淮把行李箱推到她身前,问她:“口渴吗?我去买瓶水?”
    向星被北城九月的热浪烤的晕乎乎的,两手并起抬在额头上遮阳,她点了点头:“嗯。”
    夏淮转身去对面的报刊买了两瓶矿泉水。
    向星坐在行李箱上,看着斑马线另一边的人,他一只手提了两瓶水,在红灯前正垂眸滑动着手机。
    他今天穿了件白衬衣黑裤子,衬衣袖口挽起,垂在腿侧的小臂肌肉线条匀称结实。
    红灯停,绿灯亮起的瞬间,他长腿一抬,向她迎面走来。
    恍惚中,不知今夕何夕,她好像回到了去年海边的一个傍晚。
    他从稀雾缭绕的画中走出来,直接住进了她的心里。
    心跳不自觉的加快,原来过了这么久,她还是会看一眼就为他心动。
    她想,命中注定不过如此。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第一本真的写的很烂,我已经准备闭关修炼去了!感谢愿意看到这里的小可爱。
    或许你们考虑一下养成吗?
    其实还有好多伏笔没有写,比如女主爸爸的故事,但这段可能不会是很温馨的故事,想了想决定让姐姐的故事在这里完美落幕,剩下的一切由弟弟来承担!
    向耀:“…?”你礼貌吗?
    后面可能补一点番外,下一本弟弟冲呀!
    《你别板着脸呀》等我存够稿就开,希望下一本能进步,求个收藏,专栏戳戳我吧!

章节目录

他今天也在勾引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程予yu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程予yu并收藏他今天也在勾引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