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和浮生界的时间并不相同,她经历了那么多的小世界,浮生界仅仅过去三年。
    他们回来的时机刚好,正赶上千阙出关。
    如今一身黑衣的千阙才是本体,融合了不同分身的他实力和叶度不相上下,只是法则融合得还不够彻底,他空有实力,却没飞升的机会。
    他和叶度的战斗波及太大,还不待叶度行动,没想到他却主动将战场移到了落雷海。
    景汐构建了一个范围不断扩大的法阵,只要有足够的灵力供应,随着叶家人进攻范围的扩大,这个法阵的范围也会不断扩大。
    将灵力供应的任务留给命理树,景汐立刻赶往落雷海帮助叶度。
    按理说千阙应该不是两人联手后的对手,但他身上那些乱七八糟的法则一旦爆发,后果不堪设想,他们在战斗时很难放开手脚。
    “知道落雷海过去是什么样的吗?”
    景汐和叶度相视一笑,按照套路来讲,这个时候讲的东西肯定是关键信息,所以她很给面子的给了回应。
    “不知道。”
    千阙收起魔气,望向雷海某处,“曾经这里和离境海一样,海族和人类和平共处,直到一个人强行冲破限制飞升成神……”
    他絮絮叨叨回忆了很久,景汐总结了一下,最后一个飞升的那人属于强行冲破浮生界法则离开的,他嘴里喊着我命由我不由天就跟整个浮生界硬刚,结果就是他飞升了,烂摊子全归浮生界所有人分担。
    其中最惨的就是他的飞升地落雷海,无数道天雷落下,无数无辜的人因此丧命。
    偏偏当年法则紊乱,所有人都好像忘了这件事一样,没人记得落雷海丧命的那些人,也没人记得那个酿成这场悲剧的罪魁祸首。
    千阙曾经就是住在这里的一个人,只是后来他从召月城复活,成了魔尊,这些年他想做的就是离开浮生界找那个人复仇。
    他眼中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这样,但景汐知道的真相却并非如此,“就算是离开了浮生界,你准备去哪里找他?”
    “只要能离开,总会找到他的,我有的是时间。”
    “噢”,景汐又问出另一个疑问,“那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在召月城复活的人是你?”
    见千阙没理解她的意思,景汐好心地给他解释了一下,“你有没有想过在召月城复活的其实并不是你的怨气,而是那些人怨恨的对象?”
    命理树送她和叶度去其他小世界尚且要付出巨大代价,为什么千阙可以那么轻易送分身离开?为什么命理树可以感应到浮生界所有修行者,却唯独一点都感应不到他?
    这些疑问在景汐达到如今的实力之后都有了答案,千阙就是那个曾经妄图强行飞升的人,而且他几乎成功了。说几乎是因为他明明可以离开,却在最后关头主动放弃了。
    他未曾想过自己的飞升会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为了弥补过错,他将自己的躯体留在落雷海,将落雷禁锢在这片范围内,灵魂则被那些人的怨气侵蚀,直到在召月城被召唤出来。
    那个时候的他已经失去自己的记忆,和那些人的怨气融为一体,误以为他们的怨恨就是他的怨恨,之后从落雷海中找回自己的躯体,这才有了后来的魔尊千阙。
    自他诞生之后,妖魔数量大增,这才有了叶家镇守边塞。
    如今浮生界的局面,说到底都是因为千阙,他怨恨的人根本就是他自己。
    “怎么可能……”
    景汐不担心千阙想不起来这些记忆,她在当时跟着她的系统身上下了道禁制,能够暂时抵挡魔气,帮助千阙找回自己。
    她和叶度回到浮生界之前就已经知道这些,他们两人联手确实能杀掉千阙,但他临死前反扑的代价他们不愿看到,所以就觉得帮他找回记忆。
    曾经愿意放弃飞升弥补过错的人总会比那个只知道杀戮报复的魔尊好对付。
    “哈哈哈……”
    找回记忆的千阙大笑不止,兜兜转转到最后,他的所作所为永远都在和他的本心背道而驰,本想弥补过错,结果却造成了更严重的错,到头来就连怨恨他都没资格。
    他的心路历程如何没人知道,只是在景汐和叶度动手时,他的面上是释然的。
    他将自己的一身修为散于天地之间,原本疯狂的妖魔随着他的离开逐渐消散,困扰浮生界多年的妖魔随着魔尊的离开消失了。
    随着命理树的彻底恢复,景汐和叶度也要离开了,浮生界的问题解决了,叶家也不必再守着结界,接下来景汐想去其他世界找找她爹。
    当年叶衍去抵抗千阙,不敌后被迫流落小世界,这些年一直没找到回来的方法,不过没关系,景汐已经有实力接他回家了,曾经都是叶衍保护她,如今就让她这个做女儿的来保护她的父亲吧。

章节目录

快穿之毕竟我是个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点点点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点点点子并收藏快穿之毕竟我是个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