姻缘簿上明明写了是郁箬和迎迎情定三生的,为什么薛谨邵要搅合进来,将姜郁箬和迎迎的三生三世都拆得干净。
    迎迎痛哭流涕,“郁箬,郁箬,郁箬,你坚持住好不好……你会活下去的,郁箬。”
    姜郁箬的视线早已含糊,热泪洒在迷惘怅然上,“迎迎,一个圆满好难。”
    十六
    郁箬没想到,死后他居然魂归天上,仍然还做银童子。
    到底是自家徒儿,老君舍不得。
    银童子像之前一样劈柴烧火看炉,数年如一日。
    某天,趁着老君外出,提书找到了月老,“这本姻缘簿上写着,我和迎迎有姻缘之份,可是真的?”
    “姻缘簿上写着的,的确为真。”
    银童子的声音嘶哑破碎,“那为什么我和她一世也没结成夫妻。”
    月老答不上来。
    月老问银童子看过戏吗。
    “《牡丹亭》、《玉簪记》……多多少少看过一些,或者烂熟于心。”
    “你看过《西厢记》吗?”
    银童子不知所解地点了头,“看过。”
    “小童呐,我与你做个比方。”月老用掂量的眼神望向银童子,手指在空中比来比去,说:“他们两个是西厢记里的张君瑞和崔莺莺,天命所属。”
    “呃,这么讲也不对。”月老自己掐住话头,停了半晌又道,“反正你呐,就不是这奇闻逸事的主角儿,你是那那那……那人间话本里作配的。”
    月老的解释完全没有说服力,但比姻缘簿更叫银童子信服的是,月老说他是个作配的。
    一个作配的,注定修不成正果。

章节目录

她好像个小作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芥城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芥城迎并收藏她好像个小作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