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青山书院进修。
    侄女陆婉灵怀胎未稳,怕伤心过度没通知,一致决定等生了再说。
    太上皇在陆家村休养到年后,闲不住的他领着人继续南下,在沿海县乡玩了个遍。
    等陆清行守完一年孝期,与太上皇的队伍会合,重新制定路线行走于世间。
    路途中遇到不少有才之士皆引荐到朝庭或者研究衙门,发挥所长。碰见不平之事伸出援手,撞破贪官污吏鱼肉百姓,严惩不贷。
    再转回京城已是四年后,此时女儿陆婉宁十四岁,儿子陆子瑾九岁。
    同行的还有卓文卓武和陆盼,他们经过多年努力终于凭实力回京述职。
    陆清行专门绕路去接,当初把他们抛下,如今也该有始有终再送一程。
    在走完大宇国所有的州府县回到京城后,太上皇身子骨瞬间垮掉,好似心愿已了,此生无憾。
    但让陆清行心塞的是太上皇临终前想看到皇帝大婚,因此未及笄的女儿被立为皇后,婚期定在七天后。
    陆清行获封超品辅国公,享世袭。
    伊乐傻眼,她一直觉得女儿小,还没开始防备外面那些打主意的臭小子,结果在眼皮子底下被叼走了。
    想起每回夫君要将两人隔开,她都笑话他杞人忧天,乐呵呵的看着感情越发深厚的‘兄妹’俩。时至今日特别想一巴掌拍死过去的自己。
    大婚前一天,陆清行和伊乐来到女儿院内,依依不舍谈话。
    陆清行喊出小时候的称呼:“崽崽,你对皇上是什么想法?”
    毕竟多年不见,就算有飞鸽传书,联系从未断过,但小时候感情再好,不能保证如今依旧。
    陆婉宁落落大方回应:“景哥哥很好,女儿愿意当他的皇后。”
    她停顿了一下又道:“况且爹爹不是从小教导女儿要为天下谋福,特别是女子,有太多的不公和束缚。女儿也希望尽自己所能,让女性得到尊重和地位。而想做到这些,除了一国之君的支持外,我得站得足够高,才能和全天下抗衡。”
    这几年游走于各地,她切身感受到女子的不易,真心实意想要有所改变。
    “爹爹虽有此愿,但不想以你的幸福为代价。他是皇帝,可以随心所欲,万一哪天破了誓言,你该如何自处?”陆清行看着小小年纪背负重任的女儿,有些后悔自己强加给她的意愿。
    弟子的确曾经指天立誓今生只会有婉宁一人,但誓言这种东西最不靠谱,何况拥有天下,万万人之上的皇帝,除非他自己愿意,否则没什么能管束他。
    伊乐忧心忡忡点头:“对,你活得开心最重要。”
    陆婉宁将三人的手握在一起,承诺道:“爹娘放心,若有一日他不再只属于我,那我也收回真心,做好皇后的责任。”
    她很冷静,见识多了,眼界和心境大有不同,能相伴一生自然是好,但人生漫长,谁也算不准未来,她能做的就是守住自己的底限。
    看着婉宁坚定且自信的眼神,两人不再惆怅,女儿心有成算就行。
    帝后大婚,举世瞩目!也从此拉开国泰民安的繁荣富强之路。
    两人携手与共,将大宇国打造成老有所养,幼有所依,外敌不敢进犯,百姓安居乐业的太平盛世。
    陆婉宁用了十年,让天下女子走出家门,自立自强,朝堂军营各行各业渐渐有女性身影。
    陆清行担心了好些年,就怕皇帝突然变心,女儿过得不幸福。
    然而等到外孙接任皇位,帝后二人依旧同心同德,老夫老妻了还如胶似漆,手牵手来看望他。
    这些年他陆续送走了许多亲人朋友,包括深爱的妻子,几度伤心欲绝。
    但老天不肯收他,身体不觉多好却一直坚强的活着,直到百岁那日,恍恍惚惚间好似又回到了熟悉的地方。
    作者有话说:
    终于写完了,谢谢大家的支持!
    各位书友记得收藏作者哦,别把我忘了。
    推荐一下新书:
    《叶先生,你真狗!》
    《画地为牢[重生]》

章节目录

农家子的科举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槿夕之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夕之上并收藏农家子的科举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