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头一看,是自家媳妇的死亡凝视。
    “我错了。”
    戚鸣野秒跪,靳念淳不疼也没哭,爬起来学着一块跪坐在那,像只小鸭子。
    褚玉放下水果把小孩抱起来,靳念淳豁出几颗小牙,对着褚玉白皙的脸,奶声奶气喊了句妈。
    戚鸣野瞳孔地震,妈的,这破小孩平时连他爸都不喊,口齿不清靳橙靳橙的叫,这才见褚玉几次,谁教他喊妈的?
    “玉玉,要不换个花童吧?上次我从褚庄手机那看到,有个姓季的小姑娘长得可好看了,我让他想办法弄来呗?李翊也挺好,我找大哥借。”
    褚玉抱着靳念淳逗他玩,闻言余光都不给他分一点,直截了当拒绝,“不换,念淳的奶粉钱我都付了,何必舍近求远。”
    婚礼很盛大。
    两对新人站在台上宣誓,交换戒指,亲吻,般配又美好。
    戚鸣野虽然是二婚,但却是最紧张的一个,为褚玉戴戒指时神情专注,仿佛面对的不是一只手,而是一件无价的瑰宝。
    四人并排而立,戚琳琳拉了拉他哥西装下摆,“你可别哭啊,丢老戚家的脸。”
    要不是台下人多,他死要面子撑住,不然可能真会。
    只有他自己清楚,这次的婚礼和上一次又多不一样,而他有多珍惜多庆幸。
    扫视周围,隔壁桌坐了个十分卧槽的大美人。
    简直他妈的女版顾延啊!
    要不是对方旁边的男人气势骇人,靳臣很乐意上去要个联系方式。
    看美人嘛,谁能拒绝。
    其实这么说也不对,那人也是男的……
    应该怎么说呢,零版顾延?
    靳臣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嘀咕出来的。
    肩膀被拍了下,靳臣扭头一看吓一跳,“你不是说不来吗?”
    顾延戴着口罩墨镜,打扮低调,靳臣离得近才发现他通红的眼。
    唉,何必呢。
    有些人可能真的就只能等下辈子。
    顾延语气很淡,“没有别的意思,上次错过,这次想来见证一下。”
    靳臣清楚,没有什么放不放下,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
    他在熬,顾延也是。但顾延总归比他有盼头,起码很想很想那个人的时候,还能见着面。
    两个人心照不宣,靳臣喝了不少酒。最后他提议换场,省得喝多了闹笑话。
    其实是他杞人忧天,顾延这样的人,他做不出的,谁都可能抢婚,他不会,毕竟所有选择权都在褚玉身上。
    停车场,顾延车门上靠着个蓝眼睛的小金毛,年龄看起来不大,但绝对是个狠茬。
    小金毛身高得有一米九,一脸哀怨盯着顾延。
    靳臣迷幻了,冲不悦皱眉的顾延竖了个大拇指,“顾爷牛批,这样的都甘愿俯身做零。”
    顾延神色恢复正常,“对家的儿子,心比墨黑,看不上。”
    稳步上前,小金毛试图动手纠缠,顾延眼也不眨卸了他一边胳膊。
    车子驶离,小金毛垂着一只手站在原地,倔强,不服气,像条被遗弃的狗。
    车子开出好一段距离,靳臣屈手托着下巴,看了眼后视镜。
    “还追着呢,你两是不是发生过什么?”
    “他被人下药,求我帮他,我把他倒吊泡在水里,直到他清醒。”
    靳臣无语,这发展跟想的怎么不太一样。
    “你该不会把人脑子泡坏了,正常人不应该想报仇吗。”
    顾延不再说话,迅速摆脱了后面的车。
    靳臣下车晕得路都走不稳,哪还有心思第二场,到了包厢往沙发一趴就睡了。
    另一边,送走宾客的戚鸣野拉着褚玉塞进车里,让司机赶紧开车回家。
    数不清第几次拍掉他的手,褚玉无可奈何叹气,“就这么点路,别闹了。”
    戚鸣野腻歪的搂上去,喝了酒语调慵懒,“那回家是不是可以闹?”
    褚玉累得没有多余力气,只想一觉睡到天亮。
    “昨晚还!咳,不行,婚礼就是个仪式,不是你干坏事的理由。”话一出口顾及司机在,连忙停住。
    戚鸣野不乐意了,一下一下轻啄褚玉微抿的唇角,“婚礼就是婚礼,是两个人决定一辈子走下去的初始,是很值得纪念的大事!”
    没想到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褚玉眼尾上挑,“那你意思是没有这场婚礼,我们就什么都不是了?”
    戚鸣野开始耍赖,叼着褚玉颈侧的一块肉轻轻碾磨,“我说不过你,我比较擅长直接做……”
    各种意义上的,身体力行去证明。
    【作话】
    完结撒花了!!!

章节目录

过期白月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可乐加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可乐加奶并收藏过期白月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