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的渠道送来。
    只是带过来的时候,沐瑶就觉得木头人做的还是很粗糙的。
    尤其是做动作的时候,关节阻滞。
    哪怕外表和人一样,但行走的时候十分笨拙。
    好在,沐瑶唯一的需求就是想要品尝到那些食物的味道。
    而且她比幽冥的那些鬼幸运多了。
    毕竟,沐瑶只要花木头人的钱,其他吃的用的都只要在花钱买就行了。
    不仅方便,还便宜啊!
    幽冥一节课的课时费,一个人就要十万。
    一节课下来,幽冥就能赚百万之多。
    可就算是这样,还是有不少玄门的弟子去上课。
    没办法,有些师门留下来的书籍因为保存不妥当,缺失了许多东西,不上课去请教根本不行。
    一旦是什么禁咒禁术之类的,就会被看守的阴差直接打断交流。
    一人一鬼又针对工作室的项目安排说了好些时候,沐瑶现在也早就不是当初那个觉得跟人结冥婚就是报恩的傻鬼了。
    “对了,这次江小姐和张道长出去,怎么还没有回来?”沐瑶有些好奇,趴在桌上问李兰。
    这些年随着江晚对现代社会越来越适应,加上幽冥的黑白无常出了问题。
    江晚就破格将范天霸升任至无常。
    现在的范天霸已经是幽冥赫赫有名的黑无常范大人。
    李兰比起沐瑶,更多的是在关注江晚和张熹微的关系上。
    去年,两人受玄门所托,在西北地区灭了一只僵尸,回来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就怪怪的。
    说两个人亲近吧……
    确实比之前亲近了不少。
    可要说他们更进一步,两个人又都没有任何动作。
    实在是让人不解。
    李兰私底下也去问过江晚。
    可江晚一通废话文学,好像说了,又好像什么都没说。
    从那之后,李兰就歇了去问江晚这些事情的心思。
    “晚晚她反正不会让自己吃亏,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再说,我看张道长人也挺好的,不穿道袍系着围裙的时候。”李兰凑上前,压低了声音笑着说:“特别有人夫感!”
    只要张熹微陪着江晚回来。
    两个人到家之后,一个洗了澡换上舒服的衣服就在沙发上喝奶茶看综艺,哈哈的笑着。
    一个就开始里里外外的忙活,还能点上超市的外卖,做上一桌子好菜。
    吃完了,也洗干净碗碟,收拾好厨房,这才回自己家。
    有的时候李兰看了都忍不住感叹,这简直是梦想中的贤夫!
    不仅如此,张熹微大学毕业之后直接以干元宫开始了文创产业。
    淘宝店上的生意那是日进斗金。
    除了卖符咒和开过光的文昌塔之外,还会卖一些和道教小知识有关的文创产品。
    为了和一些工厂谈生意的时候更方便,换上西装戴上眼镜的时候,那活脱脱是从小说里走出来的男主角。
    李兰都觉得,张熹微要是不当道士了,完全可以出道!
    真出道!
    被她们讨论着的两个人,正在一个蓝色的帐篷里。
    周围是一张张铺着白布的桌子,上面放着各种托盘,里面是一个个的土疙瘩。
    有些疙瘩的边上还能看出,里面似乎是裹着什么铜器之类的东西。
    江晚坐在一把椅子上喝冰可乐,头发是张熹微给她盘的混元髻。
    “钟教授,我这都要毕业了,您不会还让我跟着下墓吧?”江晚身上还穿着一个灰色的马甲,脖子上挂着考古工作人员的证件。
    旁边的张熹微也是差不多的打扮,只是在陪着另外一位教授用刷子轻轻扫着一件青铜器上的尘土。
    钟教授则是在一旁小心翼翼的拆卸着一套漆器。
    “你这么好的经验,还不要啊?”钟教授的动作非常慢,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把手里这套漆器毁了。
    江晚哀嚎一声躺在椅子上。
    一开始,钟教授只是安排江晚去一些有奇怪事情发生的墓地。
    每次也只是去打打先锋就好了。
    这对江晚来说,不仅没有任何问题,还乐意之至。
    能赚钱,还能在以后的简历上多写点东西。
    虽说她是不打算毕业去应聘面试的,但有总比没有好吧!
    但是后来,钟教授就开始哪个墓都把江晚叫过来看看。
    有事,那正好江晚来了。
    没事,江晚就过来打打下手。
    对于这个学生,钟教授还是很惜才的。
    甚至觉得江晚不应该在历史系,而是跟着他们考古系才对。
    还专业对口!
    江晚要是知道了钟教授所想的,估计能气得吐出一口血来。
    虽说吧,也不是无偿的。
    而且江晚要是说了自己的为难之处,钟教授也

章节目录

我在通灵综艺里称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菖蒲君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菖蒲君君并收藏我在通灵综艺里称神最新章节